军人纪念日 Remembrance Day

11月11日这一天,是加拿大法定的公众假日――Remembrance Day。中文译法很多,有人译成“军人国殇日”、“军人纪念日”、“停战纪念日”、“停战国殇日”、“和平国殇日”、“阵亡将士纪念日”等。但加拿大的中文媒体和加拿大广播电视公司的国际频道是把这一天称为“国殇日”的。因为这一天虽然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停战纪念日,但它纪念的却是所有为加拿大在战争和维和行动中捐躯的将士,虽然不同人对于不同战争的正义性表示怀疑(比如朝鲜战争、阿富汗战争等),译成“国殇日”只是表达当地人对死去的战士的尊敬,似乎与政治无关。

 

原来这个节日叫停战日(Armistice Day),在原英联邦所有的成员国举行,纪念一战于1918年11月11日11时结束。1923年到1930年期间,加拿大政府把每年的11月11日定为停战日,同一天他们也举行感恩节。1931年加拿大国会通过了改名为国殇日的法案,并且规定在11月11日举行。这样国殇日在这个国家每年都要举行隆重的节日庆典,纪念那些死去的英魂。

大约在纪念日到来两周之前(即现在开始),加拿大人便纷纷戴起了红色的罂粟花。许多公众场合都会摆出罂粟花和一个类似储钱罐一样的小盒子。需要买花的人自愿往盒子里放一、两加元硬币,自己取一朵戴起来就可以了。在繁华街道的十字路口、大型商场的通道,许多身穿制服的军校小兵(CADETS)脖子上挂一个盒子,义务卖花。据说纪念罂粟花本是黑芯的,有几年被改成了绿芯,后来又改了回去。这些红花募捐来的钱要交给退伍军人协会,为战争纪念馆筹集基金。

 

历史不容忘记。为纪念在历次战争中阵亡的将士,整个加拿大在每年11月11日中午11时都要为战争中阵亡的将士默哀两分钟,向那些长眠在地下的为加拿大献出生命的将士表示敬意。加拿大首都渥太华每年的这一天都要在战争纪念碑前举行隆重的仪式。仪式以鸣礼炮开始,以二战老兵各兵种的仪仗游行结束。人们高唱国歌,战机编队从国会山上空掠过,苏格兰裔军乐队穿着格子呢短裙,吹着呜呜咽咽的风笛。纪念活动庄严、肃穆、感人。当胸前挂满勋章的老兵们迈着蹒跚而坚定的步伐走过时,人们以热烈的掌声表达对他们的敬意和对阵亡将士的缅怀。

 

很有意思的是加国人戴的红色小花是罂粟花。花朵硕大而艳丽的罂粟花给人们的感觉一向不好,它结下的黑亮亮的籽是鸦片、海洛因等毒品的原料,在深受两次鸦片战争所带来灾难的中国人眼里,罂粟花是魔鬼之花。以罂粟花这样的“罪恶之花”作为一个节日的象征,十分罕见。这是如何来的呢?

 

在法国与比利时交界的弗兰德斯(法兰德斯,Flanders)地区,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从拿破仑战争时期开始,那里就战事不断,白骨成堆,焦土遍野。只有浸透鲜血的罂粟花从被炮火深翻过的土壤里茁壮地钻出来,厚厚地生长在阵亡将士的墓地,浓浓密密,妖妖艳艳,一望无际地摇曳着。1915年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加拿大的一名军医约翰·麦克瑞中校在战地救护所救治伤员的同时,还负责掩埋阵亡将士的遗体,亲眼目睹了战场的惨状,目睹了红透半边天的罂粟花。5月的一天,他在掩埋了好友之后,抑制不住悲伤和激动,在一张碎纸片上写下了13行诗句。这首诗道出了千千万万战士的心声,很快便以民歌的形式在前线和后方广为流传。凡是听到它的人,无不被它深深打动。

 

1918年,约翰·麦克瑞因患伤寒不治,永远躺在了弗兰德斯原野上,可这首诗没有因他的逝去而随风飘散,因为它道出了千千万万战士的心声,很快便以民歌形式在欧洲前线和北美后方广为流传,凡是听到它的人,无不为之深深打动。

 

1917年,加拿大为战争筹款发行“胜利债券”,“买胜利债券”的广告牌就是一个站在十字架林立的墓地前的士兵和麦克瑞的诗句:“倘若你们背弃了诺言,我们将不能阖眼”,原定债券计划是发行1.5亿加元,最后实际发行了4亿加元。1921年,加拿大退伍军人协会正式采用罂粟花作为纪念阵亡将士的标志,约翰·麦克瑞也被后人誉为有“枪手的眼睛、外科医生的手和诗人的灵魂”。1931年,加拿大国会正式通过每年的11月11日为“Remembrance Day”的决议。随之,美国、英国及英联邦的其他国家也都选定罂粟花作为纪念阵亡将士的鲜花。这首诗以民歌的形式在欧洲战场和北美后方广泛流传,很多人为之感动。

 

将近一个世纪过去了,加拿大人没有忘记麦克瑞的诗作和诗中的罂粟花,没有忘记历史。加拿大人不仅在麦克瑞的家乡多伦多附近的GUELPHDE小镇建立了“麦克瑞故居”博物馆,还在互联网上制作了许多网页如“国殇日的鲜花”纪念麦克瑞和他的诗。《在弗兰德斯原野》这首诗和罂粟花已经成为了加拿大“国殇日”的一部分。现在加拿大的10元纸币上也有两句这首诗的语句,看来加国人对这首诗还是情有独钟的。